主页 > www.87374a.com > 文章列表

感人!广东3位妈妈“割肝救子”

发布日期:2019-06-09 17:26   来源:未知   阅读:

  “儿子,加油,我们一起走下去!”4月27日,www.hk156.com!在中山三院岭南医院的肝移植中心病房里,周女士紧紧地握着儿子笙笙的手,10天前,为了救11岁的儿子,这位伟大的妈妈刚刚捐出自己一半的肝脏,从此以后,母子“同肝”。

  在离他们不远的另外两个病房里,8个月的曦曦和7个月的妍妍睡得安稳,她们和笙笙一样,都接受了亲体肝移植手术,两个孩子都患有胆道闭锁,病情都相当严重,几天前,她们的妈妈义无反顾地捐出自己的肝脏,让宝贝的生命得到延续。

  这是中山三院肝移植中心最近完成的三例活体肝移植手术,它们在一周内完成,均由母亲捐献部分肝脏给孩子。

  笙笙是3个孩子中年龄最大的,他已经11岁了。出生后不久,他就被诊断出“胆汁淤积性肝病”,这种疾病进展缓慢,但它却像一个埋在孩子体内的“定时炸弹”,随时都可能夺走他的生命。周女士说,笙笙是一个聪明懂事的孩子,已经小学五年级的他平时总希望能够像其他孩子一样跑跑跳跳,可是身体却不允许,他总是会感到疲倦。病情始终在发展,3个月前,笙笙出现了肝硬化失代偿,同时肝内还发现了新生肿瘤,经过各大医院的辗转诊治,最后来到了中山三院肝移植中心,等待肝移植手术治疗。

  不过,笙笙已经11岁了,他的体型基本是一个“小大人”,如何选择合适的肝源成了难题。“如果用儿童捐肝就太小,成人全肝对于他来说又太大,所以一直没有等到合适的供肝。”中山三院岭南医院肝脏移植病区主任易述红说。这时候,焦急的妈妈做了一个伟大的决定,她毅然决定捐献自己的左半肝给儿子。

  “只要能救他,让他活下去,我什么都愿意给他。”46岁的周女士回想起这11年的求医路,泪流不止。4月17日,中山三院肝移植团队历经10小时精心手术,顺利完成了母亲的左半肝切除和患儿病肝切除及工肝植入手术,将母亲的左半肝成功植入到儿子体内,从此母子“同肝”。手术后,母子二人均恢复顺利。

  如今,母亲已经出院,笙笙还在康复中,不过他已经可以正常活动了。笙笙说,他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画画,出院后,他最想回到学校,和同学们一起上课,“以前有同学说我得的是传染病,我想去告诉他们,我没有传染病,现在我的病都治好了!”周女士也有一些担忧,“希望孩子能够回到原来的学校继续上学,他今年上半年几乎没有上过课,希望老师和同学能帮帮他,把落下的功课补回来。”

  8个月的曦曦和7个月的妍妍同病相怜,她们都患有胆道闭锁,这种发病率在1/6000-1/8000的疾病,可以先用“葛西”手术治疗,但最终都需要走肝移植这条路。此前两个宝宝都做过“葛西”手术,但疗效不佳,黄疸迟迟未能消退,随着两个宝宝的病情逐渐加重,他们都出现了肝硬化、门静脉高压等终末期肝病的症状,两个孩子都变成了“小黄人”,肝移植手术势在必行。在充分了解活体肝移植的各项事宜和风险后,两位患儿的妈妈都毅然捐出了自己的部分肝脏给孩子,分别于4月19日和23日施行了亲属捐肝活体肝移植手术,手术十分顺利,两个孩子和两个妈妈都恢复得很好。

  4月27日,记者看到了这两对母女,孩子都转入了普通病房,黄疸都基本消退,恢复了婴儿应有的白嫩。一位妈妈已经出院,还有一位妈妈即将出院。

  易述红表示,目前儿童肝脏移植的人群主要是胆道闭锁、代谢性肝病、急性肝衰等终末期肝病患儿。中山三院自2007年开始至今做了40多例儿童肝移植手术,存活最长时间的已15年,去年已经参加高考。“全球存活最长的肝移植患者已经存活超过40年,现在还在世。”易述红说,活体肝移植和传统的肝移植相比效果更加显著,“活体肝移植冷缺血时间短,且无热缺血时间,大大减少了因缺血再灌注损伤引起的相关并发症;另外,由于活体肝移植主要是亲属之间进行,供受体之间有一定的血缘关系,移植后发生排斥反应的几率减少,存活率更高。”易述红透露,目前亲属捐肝主要是配偶、成年子女、三代以内旁系血亲,年龄在18-55岁,要相符合的血型,同时还需要通过伦理审查。

  不过,他也坦言,由于活体肝移植是肝脏移植领域内对技术要求最高的术式,要求供体身体健康,“保证供体的生命安全且没有大的手术并发症是实施活体肝移植的首要原则,”易述红说,因此活体肝移植手术需要到大型移植中心才能精准操作。

  在离他们不远的另外两个病房里,8个月的曦曦和7个月的妍妍睡得安稳,她们和笙笙一样,www.470123.com!都接受了亲体肝移植手术,两个孩子都患有胆道闭锁,病情都相当严重,几天前,她们的妈妈义无反顾地捐出自己的肝脏,让宝贝的生命得到延续。

  这是中山三院肝移植中心最近完成的三例活体肝移植手术,它们在一周内完成,均由母亲捐献部分肝脏给孩子。

  笙笙是3个孩子中年龄最大的,他已经11岁了。出生后不久,他就被诊断出“胆汁淤积性肝病”,这种疾病进展缓慢,但它却像一个埋在孩子体内的“定时炸弹”,随时都可能夺走他的生命。周女士说,笙笙是一个聪明懂事的孩子,已经小学五年级的他平时总希望能够像其他孩子一样跑跑跳跳,可是身体却不允许,他总是会感到疲倦。病情始终在发展,3个月前,笙笙出现了肝硬化失代偿,同时肝内还发现了新生肿瘤,经过各大医院的辗转诊治,最后来到了中山三院肝移植中心,等待肝移植手术治疗。不过,笙笙已经11岁了,他的体型基本是一个“小大人”,如何选择合适的肝源成了难题。“如果用儿童捐肝就太小,成人全肝对于他来说又太大,所以一直没有等到合适的供肝。”中山三院岭南医院肝脏移植病区主任易述红说。这时候,焦急的妈妈做了一个伟大的决定,她毅然决定捐献自己的左半肝给儿子。

  “只要能救他,让他活下去,我什么都愿意给他。”46岁的周女士回想起这11年的求医路,泪流不止。4月17日,中山三院肝移植团队历经10小时精心手术,顺利完成了母亲的左半肝切除和患儿病肝切除及工肝植入手术,将母亲的左半肝成功植入到儿子体内,从此母子“同肝”。手术后,母子二人均恢复顺利。

  如今,母亲已经出院,笙笙还在康复中,不过他已经可以正常活动了。笙笙说,他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画画,出院后,他最想回到学校,和同学们一起上课,“以前有同学说我得的是传染病,我想去告诉他们,我没有传染病,现在我的病都治好了!”周女士也有一些担忧,“希望孩子能够回到原来的学校继续上学,他今年上半年几乎没有上过课,希望老师和同学能帮帮他,把落下的功课补回来。”

  8个月的曦曦和7个月的妍妍同病相怜,她们都患有胆道闭锁,这种发病率在1/6000-1/8000的疾病,可以先用“葛西”手术治疗,但最终都需要走肝移植这条路。此前两个宝宝都做过“葛西”手术,但疗效不佳,黄疸迟迟未能消退,随着两个宝宝的病情逐渐加重,他们都出现了肝硬化、门静脉高压等终末期肝病的症状,两个孩子都变成了“小黄人”,肝移植手术势在必行。在充分了解活体肝移植的各项事宜和风险后,两位患儿的妈妈都毅然捐出了自己的部分肝脏给孩子,分别于4月19日和23日施行了亲属捐肝活体肝移植手术,手术十分顺利,两个孩子和两个妈妈都恢复得很好。4月27日,记者看到了这两对母女,孩子都转入了普通病房,黄疸都基本消退,恢复了婴儿应有的白嫩。一位妈妈已经出院,还有一位妈妈即将出院。

  易述红表示,目前儿童肝脏移植的人群主要是胆道闭锁、代谢性肝病、急性肝衰等终末期肝病患儿。中山三院自2007年开始至今做了40多例儿童肝移植手术,存活最长时间的已15年,去年已经参加高考。“全球存活最长的肝移植患者已经存活超过40年,现在还在世。”易述红说,活体肝移植和传统的肝移植相比效果更加显著,“活体肝移植冷缺血时间短,且无热缺血时间,大大减少了因缺血再灌注损伤引起的相关并发症;另外,由于活体肝移植主要是亲属之间进行,供受体之间有一定的血缘关系,移植后发生排斥反应的几率减少,存活率更高。”易述红透露,目前亲属捐肝主要是配偶、成年子女、三代以内旁系血亲,年龄在18-55岁,要相符合的血型,同时还需要通过伦理审查。不过,他也坦言,由于活体肝移植是肝脏移植领域内对技术要求最高的术式,要求供体身体健康,“保证供体的生命安全且没有大的手术并发症是实施活体肝移植的首要原则,”易述红说,因此活体肝移植手术需要到大型移植中心才能精准操作。

  原标题:2018年足球产业发展现状分析,全球足球产业峰会为中国带来了什么?

  昨天上午8点35分,一辆从新业路开往翠苑四区的156路公交车,在途经环城北路中北桥路段时,车上有个小伙子突然缓缓倒地……

  自从割肝救子以来,由于经济原因,黄佳佳没有舍得去做体检,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恢复如何。固镇县卫计委积极协调县中医院,给黄佳佳制定了全套体检计划,母子检查全部免费。因为邮寄液体标本需持有当地派出所证明,濠城镇党委领导对接濠城派出所,为黄佳佳准备了书面材料。、

  (记者/向雨航 通讯员/袁利君)深圳有自己的中心了。市红十字会专职副会长赵丽珍向记者透露,目前深圳遗体捐献已累计264例,器官捐献203例,角膜捐献791例,这个数字在全国各大城市中仍名列前茅。